相反词

『一身轻装踏向北极』

别看我天天吹cp,其实我是个全员厨
杂食
一双小短腿跨无数墙
墙头多还不交党费_(:з)∠)_

全职|农药
all周|all王|叶all|喻all
雷周王周和叶喻叶及各种逆家
策约|邦信
雷信白

菜狗子一个,慎fo

三个月没玩yys了,结果一回来就一发入魂还撸到了杰希喵!!(bushi
躺平,我死了呜呜呜,怎么这么可爱啊可爱啊爱啊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江周24h】很小很小的故事

皮皮生日快乐!

江周24h 13:00

照例带一小段肉渣orz

非原著向,私设如山,ooc注意

-

1.

    江波涛和周泽楷是一个大院儿的小朋友。

    小楷楷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江波涛的爸爸也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两个小孩喜欢在一起玩。

    小楷楷固执的认为自己是美国队长,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美国队长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美国队长很帅,还能拯救世界。他自己也很帅,所以他也认为自己能拯救世界。

    小皮皮:……

    小皮皮:呵,美国队长没我帅。

    小皮皮认为自己是老皮皮,整天戴着没镜片儿的眼镜,一开口就是满嘴令小楷楷一脸茫然的道理,老成得不行。

    小楷楷比小皮皮大一岁,长得也比小皮皮高一点,呆毛加成让他看上去甜甜软软的,声音像加了糖的牛奶。比小楷楷矮一点的小皮皮倒有哥哥的样子,拉着小楷楷东跑跑西走走,也不怕丢了似的从小卖部跑到网吧门口。

    “……”小楷楷想进去。

    “不行。”小皮皮一脸正经,“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能进这里面,会被怪阿姨抓走的。”

    他说的怪阿姨其实就是痴迷小楷楷奶色的那群年轻女孩。小皮皮不喜欢她们靠近小楷楷,总跟小楷楷说她们是坏人。小楷楷真信了他,学着小皮皮一脸正经地点点头:“那就不进去。”

    小楷楷又说:“你不要进去,我进去。”

    小皮皮:……?

    小皮皮委屈。

    小皮皮知道小楷楷在想什么,可惜他词汇量太少,怎么都没办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憋得一脸通红:“不能进去!”

    “你进去了我就不要你了。”小皮皮忽然撅起嘴来,看着小楷楷。

     小楷楷式惊恐。

    “别不要我呀……”小楷楷拉住小皮皮的手腕往回跑,跑的像风一样快,一直跑到一棵很高很高的树下,“要不要我?”

    “不要。”小皮皮推推快要从鼻梁上掉下来的眼镜框,“你不乖。”

    小楷楷哪里知道什么是小皮皮定义的乖。他跟只没了毛的企鹅似的委屈蹲在地上,仰头看着小皮皮:“真的不要我了……”

    嘴角一撇,就要哭出来:“呜……”

    “呜哇——”小皮皮比小楷楷叫得更大声,他捂住自己的眼睛,超大声地吼了一句:“不要哭!”

    小楷楷闭上嘴。

    小皮皮透过指缝看看他,松了口气:“这样都能哭呀……”

     为了化解两人间微妙的尴尬,他取下自己的眼镜框,戴在小楷楷的鼻梁上,抓着他的手摆个pose:

    “这么爱哭,怎么当拯救世界的美国队长呀?”

     小楷楷放下手,低着头思考好久好久,四周安静得连微风吹过阳光的叮当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不要我了,我就不想拯救世界了。”他轻轻地说。

    “因为你就是我的世界呀。”

    boom,小皮皮感觉全身的血液都爆炸了,他红成了一朵不带刺的玫瑰花儿。

2.

    江波涛苦恼于三角函数,周泽楷亦然。俩人瞎掰它一学期死活搞不懂 最终在高二分班的时候不约而同选了文科,然后,啊然而并没有分到同一个班。

    周泽楷还是比江波涛高上一些,身形挺拔,较之幼时修长很多。脸上是褪不去的青涩。陌生的新环境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下课了就把脸缩在书后面,一放学就逃似的奔向楼下江波涛在的教室,蹲在门口等着江波涛那热爱拖堂的班主任给放学。

    今天江波涛那班好像被扣了分,班主任在里面怒气冲冲训人。周泽楷揉揉自己耳朵,在心里算算她声音会不会传到对面只剩下走廊灯的教学楼。天气正值冬天,没下雪也冷得让人脊梁骨阵阵发寒,周泽楷紧紧身上的外套,抱着书包,像小时候软软的样子。

    江波涛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周泽楷低着头像要睡着。他把他拉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搂着走:

    “不用等我。”江波涛无奈揉揉他被冻得通红的脸颊,“已经这么晚了。”

    周泽楷被噎了一下,决定卖个萌:“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江波涛发觉自己马上要被他套路进去,索性依着他:“要,当然要你。”

    “怎么可能不要拯救世界的美国队长呢。”他调侃周泽楷。周泽楷一听别人说起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就想到自己说过的那句类似情话的情话,一时羞得无地自容:“欺负我!”

    “没有呀。”江波涛笑嘻嘻看着他,眼里倒是毫无轻浮之意:“不会欺负你。”

    “也不会不要你。”

    他拉着周泽楷跑下楼梯,在阴暗角把高自己半头的周泽楷抱住。

    “除非是你不要我了……就算是你不要我了,我也不会不要你的,周泽楷。”

    “周泽楷。”江波涛仰起脸,丝丝热气拂过周泽楷冰凉的耳尖,“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周泽楷一时间失去语言功能,心脏跳得有点快。他试着把手摸上江波涛的胸膛,那里的器官跳得比自己的还快。他感受两道杂乱的心跳,冰凉的脸浮上淡薄的热气,周泽楷的神经系统告诉他,他坠入了糖窝,要被粉色的代表喜欢的棉花糖给融化了。

     我们是互相喜欢的。周泽楷想。但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亲上江波涛的唇。

     甜的。江波涛眯起眼满足舔舔周泽楷冰甜的唇瓣,嫌不够地把舌头探进周泽楷的口腔,舌尖反复扫着上颚的敏感带,抱着周泽楷后背的手缩回前面,戳戳挠挠周泽楷的腰窝。成功弄软周泽楷的身子,他悄悄比了个耶。

3.

    高考的时候,俩人报了不同的志愿,相隔很远,一年也腻歪不了多久。江波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周泽楷在S市等他,他想和他天天见面。

    周泽楷在一点钟的深夜给江波涛打通电话,耳边传来江波涛带点茫然的声音:“喂?”

    “江……”周泽楷整个人裹在被子里,闷闷地喊了他一声。江波涛顿时睡意全无,一骨碌坐起来:“小周?怎么了?”

    “没。”周泽楷小声说,“我想你了。”他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睁着眼睛做梦,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倒是精神得很。

    “……我也想你了。”江波涛略略低下声音。他们马上要毕业了,找不到梦想和方向,隔着两条很长很长的河,互相依偎取暖。

    一时间无言。江波涛打破沉默:“小周还在吗?”

    周泽楷不说话,只有清浅的呼吸声象征他还醒着。

   “你以后想去哪呀?”江波涛问他。

    周泽楷安静了好久,静得连电话那边的江波涛都能听见S市晚春时夜晚的声音。

    “你去哪呀?”周泽楷反问他。江波涛思索了一会儿,给了周泽楷想知道的答案。

    “你去哪我就去哪。”江波涛说,“我想你了。超级无敌想你。”

    周泽楷果断挂掉电话,尾椎往上的甜酥感觉刺激大脑皮层,周泽楷变成喝了红墨水儿的含羞草。

    江波涛怎么这么苏。周泽楷愤愤地想。

3.5

4.

    周泽楷起得很早。一旁江波涛睡得平稳,餍足的样子。

    周泽楷:……

    周泽楷:睡得很舒服嘛:)

END

【叶王】震惊!叶修居然改行……

退役梗,老夫老妻,ooc注意,r18注意。

文不对题并且和点文时说的梗很不一样。

哇我居然把这篇拖了一个多月……(惊恐)

lof居然把那么久远(bu)的车屏蔽了,我爱十九大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精液 诚信 友善
---

王杰希在十二赛季夺了第三个冠军之后退役了,发布会上讲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微草的队员们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我……”

好了,微草的粉丝们一片混乱,有祝福的,有不舍的,有哭天抢地喊着吾王不要退役你还可以再战十年的,这些王杰希当然都知道。

他趴在床上刷着微博,暗中观察粉丝们的态度。在成功收获一堆吾王万岁后心满意足放下手机,向着坐在电脑前的黑恶势力逼近。

叶修背后像长了双大小眼似的,前面眼睛不离电脑屏幕,机智开口顿住王杰希脚步:“大眼儿你干嘛呢。”

王杰希:恶魔妈妈摸妹妹。

“没啥。”王杰希坐到叶修对面开启另一台电脑,刷卡登录。

荣耀界面跳出来一个魔道学者,头上顶着中草堂的公会名,ID是神说要有杰西卡。对面叶修开着神说要有光的小号,刚下本出来,看见王杰希上了号也就招呼着临时组的野队找其他战法,自己蹲在副本口。

“坐标。”王杰希问他。

“落日瀑布,652,893。”叶修叼着烟模模糊糊回了他一句,然后觉得这样说话不舒服,又把烟放下来摁灭在烟灰缸里,笑嘻嘻站起来凑近王杰希,“这里可是神之领域最好看的地方,要不要来约个会?”

王杰希不说话,只默默操纵着角色往落日瀑布飞去。

---

叶修的副本次数还有一次,不过王杰希似乎没有想下本的意思,俩角色就并肩站着对风景发呆。

……

王杰希无聊转鼠标的手顿了一下,看着从眼前刷新出来的野图boss。

70级野图boss,隐者斗士阿利安,此刻正从瀑布里跳出来。boss的忍者职业让它不会主动攻击周围角色和小怪,就安静站在刷新点,血红的眼睛像望着这对狗男男似的,隐约透出一股FFF的清香。

叶修作为非专业抢boss小队长,王杰希男友,正在纠结是先跟媳妇儿约会好还是先给公会发消息抢boss好,就看见世界频道上跳出来这样一句话:

[世界]神说要有杰西卡:落日瀑布,坐标644,871。boss。(大喇叭)

叶修觉得爱情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悲伤的叶修打算带上俩角色一起走,然后发现战法旁边的魔道学者直接躺倒埋在水里,水流很大,激起白色的浪花,很好地盖住了魔道学者的身体。

然后一个对话框跳在了叶修屏幕上。

神说要有杰西卡:你先走,我抢boss。

“抢啥boss啊……”叶修满脸写着我很很很很开心,他盯着王杰希:“大眼儿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是哪种人?”

王杰希操纵着角色浮起来呼吸,瞟了叶修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旋转屏幕窥视着周围。大喇叭发出去有一会儿了,附近几个大公会的成员很快就会赶到:“抢不抢boss,不抢就快走,你顶着这角色ID容易被群殴致死的。”

叶修: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叶修决定无理由闹闹脾气,他现在十分委屈,王杰希居然要boss不要他:)

于是他委屈地站起来,委屈地拔掉主机线,委屈地靠近王杰希,委屈地把王杰希拖上了床。

“不如来试试……大眼儿你今天这么主动?”

王杰希伸手主动解开叶修的外套扣子,平淡无波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叶修张开手任由王杰希动作,等王杰希脱光衣服就压倒他,脸埋到王杰希颈窝,狠狠咬了他一口,咬出一个紫红的牙印。

“那就来试试吧。”

11.11&11.24江周24h活动宣传招募

来来来一起!ヽ(゚∀゚)ノ

江周深夜六十分:

皮皮楷楷生日快到了,打算在两个人生日各搞一个24h活动,有意向者烦请私信主页君报名,报名时带选中时间(时间安排表内空白时间可选)


参加要求:


1)参与作品形式不限,主题内容不限,cp限定江周/浪云,拆逆禁止


2)文字类作品需大于2400字,图类或其他形式作品须有一定完成度


3)发布时携带tag"江周24h"


11.11活动时间安排


00:00        巨根骑势躺枪子 @巨根骑势躺枪子 


01:00        走路草 @走路草 


02:00        馍蛋白 @馍蛋白 


03:00        鬼白是种中药材 @鬼白是种中药材


04:00        青木香 @青木香 


05:00        几见银蟾自圆缺  @几见银蟾自圆缺  


06:00         GuttLer(・ω・)ノ @Gukukukume


07:00        音乐柠檬水


08:00        桃三 @桃三的屁股一顶仨 


09:00


10:00        痕也 @痕也


11:00        


12:00        aaatlantic  @aaatlantic 


13:00        相反词 @相反词


14:00        


15:00        


16:00        鹰眼中分后空翻  @鹰眼中分后空翻 


17:00        谷雨爱学习 @谷雨爱学习 


18:00        墨酒长安    @墨酒长安 


19:00        药石无医    @药石无医。 


20:00        江轶    @江远道. 


21:00        沫雨  @沫雨_ 


22:00        江原一栈  @江原一栈 


23:00        叄拾贰号  @叁拾贰號 


11.24活动时间安排


00:00        巨根骑势躺枪子 @巨根骑势躺枪子 


01:00        走路草 @走路草 


02:00        馍蛋白 @馍蛋白 


03:00        鬼白是种中药材 @鬼白是种中药材


04:00        青木香 @青木香 


05:00


06:00        GuttLer(・ω・)ノ @Gukukukume


07:00        音乐柠檬水


08:00        桃三 @桃三的屁股一顶仨 


09:00


10:00        


11:00        


12:00        aaatlantic  @aaatlantic 


13:00        


14:00        


15:00        


16:00        鹰眼中分后空翻  @鹰眼中分后空翻 


17:00        谷雨爱学习 @谷雨爱学习 


18:00        墨酒长安    @墨酒长安 


19:00        药石无医    @药石无医。 


20:00        牙疼还吃棒棒糖


21:00        沫雨  @沫雨_ 


22:00        弗@轮回置物架 


23:00        江轶  @江远道. 

【江周】我有特殊的解决手冰的办法!

我流江周,ooc注意

短小注意

这诡异的文风(。

--

    周泽楷,是一个手凉的人。

    江波涛,是一个到了秋冬天手就会凉的人。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一对在十月份之后手会一起凉的人。

    天气跟着江波涛的手一起转凉,周泽楷忘了加衣服,缩在床上一脸委屈。神情恹恹的,像是发烧发得狠了。

    江波涛跑来跑去给他买药帮他量体温,把周泽楷抱起来喂他吃药喝水。好不容易打理完一切,江波涛累得直接和周泽楷一起裹进被子里,然后冷冰冰的双手绕过小病人的腰,直接搭在周泽楷的肚子上。

    “……!”

    周泽楷懵逼极了。

    快要阖上的双眼猛地睁开,肚子被一双冷得像冰块的手捂住,周泽楷很委屈,他觉得自己烧得更狠了,于是他扒拉开江波涛的手,又扒拉开盖在额头上的毛巾,翻个身对着江波涛,整个人往下缩进被子里,双手扯住江波涛胸前的衣料。

    “啊?”江波涛低下头看着烧得脸红扑扑的周泽楷:“怎么了?”

    周泽楷本来没有想要吵到江波涛的,被这么一问瞬间慌了神,眨眨眼躲避视线,过了好久才说话:

    “手,好冰。”

    “是吗?”江波涛用手摸摸自己的脸,然后作出呲牙咧嘴的表情,“哇好冰!”

    小心翼翼地把手拔出被窝里,江波涛心疼了一下自己暴露在冷空气中的手臂,然后隔着层被子抱紧了周泽楷。压得周泽楷上半身往前倾,抓着他胸前衣服的手就这样按在了他的胸上。

    哦,透心凉,心飞扬。

    江波涛先生觉得自己的灵魂要被冰冻了。

    他皱着鼻子离委屈的周泽楷远了一点,委屈的周泽楷更加委屈了,因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的手也好冰!”江波涛可怜兮兮地控诉道。

    “诶?”周泽楷缩回手,收回委屈的小情绪,认认真真地看着他:“那怎么办呀?”

    江波涛被他逗得笑出来,又假装一本正经地绷紧脸:“不知道呀。”

    然后又变得可怜兮兮:“我们不能互相抱了。”

    周泽楷仿佛意识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点点头:“对哦,我们不能抱抱了。”

    “那我们来亲亲吧。”周泽楷把脚往上蹬两下,仰起头,嘟起嘴,唇准确无误地贴到江波涛嘴巴上,发出一个大大的响声:“嗯——mua!”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越来越机智,好像可以反套路自己了,于是他决定假装自己被他占便宜了。

    然后趁周泽楷一个不注意,用冰冰冰的手挠了他痒痒。

    周泽楷瘪嘴,皱起脸委屈到爆炸。于是江波涛给了他一个大大大的亲亲。

    “啵唧!”

   
    END!

【喻王】深夜小甜饼

ooc注意

-

    大概是常年宅在家里宅舒服了,王杰希不乐意运动,更懒出一种境界。自家房间不乱甚至是整洁干净,实际上王杰希整天蹲在电脑前面只顾着打游戏,整理房间一类的家务对他来说都不存在的,不过隔两三天会有钟点工来清理。能不做的事绝对不做,比如能用泡面解决的午餐绝对不会花时间去给自己做饭。后来慢慢成熟了学会爱护自己了,骨子里的懒还是没变。

    懒得可以。这是喻文州对王杰希的评价,实际上他很喜欢王杰希的这种性格。退役之后两人就住在一起了,喻文州为王杰希打理着生活上的一切,无论是做饭洗衣服亦或是打扫房间。王杰希不经常上游戏,平常喜欢抱着猫瘫在床上发呆,或者把喻文州拉着一起到床上发呆。猫儿被王杰希轻轻抚摸头顶,舒服眯起眼睛,喉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尾巴甩两下然后蜷起,肚子微微起伏,轻轻发出均匀的呼吸——睡着啦。

    半坐着的王杰希也躺到床上,扬起头要喻文州揉揉。喻文州摸摸他头顶上不安分的发旋,又摸摸他软绒绒的头顶,身子滑下来,手越过身体揉揉王杰希后颈。王杰希眨眨眼,又学着猫儿眯起眼睛:

    “喵。”

    然后缩进喻文州怀里,把头埋进喻文州胸前,双手穿过腰间抱紧他。

    “睡觉啦。”

---

完全没有认真写文的动力,豹哭。

all周の2048

做了个all周的2048小游戏ヽ(゚∀゚)ノ

手机如果想要保存的话用浏览器打开,再按右上角的小星星(那个是收藏标志),然后就可以在书签里面找啦!

戳这儿

【叶周】大概是一条假鱼

成年叶×少年周

深夜摸个鱼

ooc到突破天际

   

    周泽楷蜷在小巷里。天在下雨,本就黑的深夜被云渲染遮挡,透出或深或浅的紫蓝。雨滴敲在居民楼的防盗网板上又跳下来,砸到周泽楷的肩膀和头顶。凉透的风卷着雨拍打着他,钻心的冰冷。他冻得指尖发颤,抿抿发白的嘴角,抱着膝盖缩得更小,试图守住最后一点热量。

    不要找我。周泽楷想着。

    小巷里响起皮鞋踏过小水洼的声音,凌乱而急促。周泽楷感觉打在身上的冰凉的雨滴不见了,他抬起头,巷子里黑黑有些看不清,但他知道是谁。

    “前辈……”嗓子很哑,带着显而易见的软弱和不安。

    叶修蹲下来,一只手拿着雨伞往周泽楷那边靠,一只手揉揉他湿哒哒的头发:“怎么跑出来了?”

    饶是周泽楷这样迟钝的人也听的清他的怒意,闭着嘴不敢说话,偏过头避开叶修的手,身前人挡住的凉意到底还是让周泽楷感到些温暖。叶修僵了僵,拉周泽楷站起来,低头看着湿漉漉的男孩,强压下怒意:“我们回家好不好。”

    周泽楷被雨淋得有些迷糊,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叶修。叶修气得不行,又怕吓着他,只得抱住周泽楷。男人温热的身体暖着他,周泽楷颤抖一下,下意识地要推开男人,又被紧紧抱住。他僵硬地感受着从小到大难得的温柔,眨眨眼睛,鼻头忽然就酸了。

    雨声很大,再大也抑不住周泽楷哑声的具有穿透力的哭声。他哭得一抽一抽,微烫泪水淌过雨水刚干的脸渐渐变凉,最后掉在叶修胸前。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哭泣弄得有些慌,把周泽楷抱得更紧,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

    -请不要对我这么温柔。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管我。

    -请……离我远一些。

    周泽楷贪恋叶修的怀抱,他想像男人抱他一样抱紧男人,可是他不敢。自卑心理要穿透他心脏似的纠缠着他,他只能以哭来宣泄自己求而不敢的爱。

     街上的路灯很亮,远远的也照不到昏暗的巷子。周泽楷停住哭声,只流着泪吻上叶修的唇,唇齿里尽是好闻的烟草味。

    周泽楷闭上眼,如果可以的话……

    请,和我永远在一起吧。

    泪水模糊着周泽楷的眼睛,他觉得自己除了叶修,什么都看不清了。

无题

懒得分了干脆放一起发

o到没有c

半夜摸条小鱼

感觉杰希和楷楷应该是……相反的?


    王杰希。

    这个人该是受了Narcissus的诅咒,完美优雅的水仙情结,独一无二的人。他是受不得第二人爱的,他只能有自己,他只该有自己。他的眼睛里不能有其他人,他有天上的星星和水中的自己就够了,不能再有多的。

    自恋可不是一种病哟,这是自己爱上了自己,这是孤独星球上的神,这是最完美的人——他绝不会爱上别的人,那是对他自己的一种亵渎。若是打破了这一定论,他会疯,也许还会自裁。所以,嘘,不要去打扰他。

    安静沉没在池中吧,落到了池底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了哟,我的魔术师。

    “倒影好看吗?那是你自己。”

-

    周泽楷。

    幸福的,受尽万千宠爱的小王子哟,该起床了。不要在意脚上的枷锁,它不会弄伤你。若你想要出去玩的话,就在花园里走走吧,我们不会再允许你跑出去了啊。

    为什么要哭呢?是夜莺不叫了吗,我们已经把它埋好立了墓碑,并且重新带回来一只新的夜莺,它比先前那只叫的更是好听……怎么,还不喜欢?那好吧,我去重新找一只。

    为什么啊?我们大家都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还是不满意?

    什么都可以,但是想要离开什么的,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这里待得很好,我们都不想让你走,所以你不要走了,好吗?

    这绝对不是梦哟,也不是什么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童话……我才不是兔子!

    “这样认为的话,穿上小公主裙给我们看看吧,小爱丽丝。”

【策约】段子

    小小的玄策总是抱着哥哥,死都不撒手的那种。

    小短腿的他总是哒哒哒地跑向哥哥,抓着哥哥的裤子爬上他的腿。要是哥哥站着呢,他就会扬起小脸:

    “哥哥,抱——”

    然后守约就把他抱在臂弯,托着玄策的背。玄策小手搂着哥哥的脖子,毛茸茸的头发蹭蹭哥哥的脸,然后偏过头,撅起小嘴,吧唧一声往哥哥脸上亲一口。

    想了想,又往上扒拉两下,亲亲哥哥的额头。

    舔舔嘴,还是觉得不够,干脆亲上哥哥的嘴。

    “嗯——mua!”

    守约当他是小孩子,无奈摸摸他头发,也就随他去了。

-

    指尖,锁骨,脖颈,脸颊。

    少年舔吻过哥哥的每一处,空气火热到黏腻。感受着哥哥越发粗重的呼吸和软软的呜咽,少年抬起头,笑出声:

    “哥哥,你知道吗?即使是在小时候,亲自己喜欢的人,也是占有欲的一种表现呀。”

    抬起哥哥托着他的背,少年不知餍足地越发往里顶进。守约大腿根都在颤抖,手臂往上搂住弟弟的脖颈,埋在弟弟的臂弯,企图掩饰住自己的情态。

    “啊啊……”

    少年残忍的插入只能带来更多的欢愉。守约忍不住哭出来,陌生的情潮如浪般击打着他。他哭得很小声,甚至只是在掉眼泪,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玄策低下头,不满地亲上哥哥的唇,模糊的声音在守约耳中忽近忽远:

    “呐,哥哥,要叫出来哦。”

    “哥哥,你是我的,玄策最喜欢你了。”

    “哥哥,抱抱玄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