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词

我要累死lo

【江周】我有特殊的解决手冰的办法!

我流江周,ooc注意

短小注意

这诡异的文风(。

--

    周泽楷,是一个手凉的人。

    江波涛,是一个到了秋冬天手就会凉的人。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一对在十月份之后手会一起凉的人。

    天气跟着江波涛的手一起转凉,周泽楷忘了加衣服,缩在床上一脸委屈。神情恹恹的,像是发烧发得狠了。

    江波涛跑来跑去给他买药帮他量体温,把周泽楷抱起来喂他吃药喝水。好不容易打理完一切,江波涛累得直接和周泽楷一起裹进被子里,然后冷冰冰的双手绕过小病人的腰,直接搭在周泽楷的肚子上。

    “……!”

    周泽楷懵逼极了。

    快要阖上的双眼猛地睁开,肚子被一双冷得像冰块的手捂住,周泽楷很委屈,他觉得自己烧得更狠了,于是他扒拉开江波涛的手,又扒拉开盖在额头上的毛巾,翻个身对着江波涛,整个人往下缩进被子里,双手扯住江波涛胸前的衣料。

    “啊?”江波涛低下头看着烧得脸红扑扑的周泽楷:“怎么了?”

    周泽楷本来没有想要吵到江波涛的,被这么一问瞬间慌了神,眨眨眼躲避视线,过了好久才说话:

    “手,好冰。”

    “是吗?”江波涛用手摸摸自己的脸,然后作出呲牙咧嘴的表情,“哇好冰!”

    小心翼翼地把手拔出被窝里,江波涛心疼了一下自己暴露在冷空气中的手臂,然后隔着层被子抱紧了周泽楷。压得周泽楷上半身往前倾,抓着他胸前衣服的手就这样按在了他的胸上。

    哦,透心凉,心飞扬。

    江波涛先生觉得自己的灵魂要被冰冻了。

    他皱着鼻子离委屈的周泽楷远了一点,委屈的周泽楷更加委屈了,因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的手也好冰!”江波涛可怜兮兮地控诉道。

    “诶?”周泽楷缩回手,收回委屈的小情绪,认认真真地看着他:“那怎么办呀?”

    江波涛被他逗得笑出来,又假装一本正经地绷紧脸:“不知道呀。”

    然后又变得可怜兮兮:“我们不能互相抱了。”

    周泽楷仿佛意识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点点头:“对哦,我们不能抱抱了。”

    “那我们来亲亲吧。”周泽楷把脚往上蹬两下,仰起头,嘟起嘴,唇准确无误地贴到江波涛嘴巴上,发出一个大大的响声:“嗯——mua!”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越来越机智,好像可以反套路自己了,于是他决定假装自己被他占便宜了。

    然后趁周泽楷一个不注意,用冰冰冰的手挠了他痒痒。

    周泽楷瘪嘴,皱起脸委屈到爆炸。于是江波涛给了他一个大大大的亲亲。

    “啵唧!”

   
    END!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