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词

我要累死lo

【江周24h】很小很小的故事

皮皮生日快乐!

江周24h 13:00

照例带一小段肉渣orz

非原著向,私设如山,ooc注意

-

1.

    江波涛和周泽楷是一个大院儿的小朋友。

    小楷楷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江波涛的爸爸也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两个小孩喜欢在一起玩。

    小楷楷固执的认为自己是美国队长,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美国队长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美国队长很帅,还能拯救世界。他自己也很帅,所以他也认为自己能拯救世界。

    小皮皮:……

    小皮皮:呵,美国队长没我帅。

    小皮皮认为自己是老皮皮,整天戴着没镜片儿的眼镜,一开口就是满嘴令小楷楷一脸茫然的道理,老成得不行。

    小楷楷比小皮皮大一岁,长得也比小皮皮高一点,呆毛加成让他看上去甜甜软软的,声音像加了糖的牛奶。比小楷楷矮一点的小皮皮倒有哥哥的样子,拉着小楷楷东跑跑西走走,也不怕丢了似的从小卖部跑到网吧门口。

    “……”小楷楷想进去。

    “不行。”小皮皮一脸正经,“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能进这里面,会被怪阿姨抓走的。”

    他说的怪阿姨其实就是痴迷小楷楷奶色的那群年轻女孩。小皮皮不喜欢她们靠近小楷楷,总跟小楷楷说她们是坏人。小楷楷真信了他,学着小皮皮一脸正经地点点头:“那就不进去。”

    小楷楷又说:“你不要进去,我进去。”

    小皮皮:……?

    小皮皮委屈。

    小皮皮知道小楷楷在想什么,可惜他词汇量太少,怎么都没办法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憋得一脸通红:“不能进去!”

    “你进去了我就不要你了。”小皮皮忽然撅起嘴来,看着小楷楷。

     小楷楷式惊恐。

    “别不要我呀……”小楷楷拉住小皮皮的手腕往回跑,跑的像风一样快,一直跑到一棵很高很高的树下,“要不要我?”

    “不要。”小皮皮推推快要从鼻梁上掉下来的眼镜框,“你不乖。”

    小楷楷哪里知道什么是小皮皮定义的乖。他跟只没了毛的企鹅似的委屈蹲在地上,仰头看着小皮皮:“真的不要我了……”

    嘴角一撇,就要哭出来:“呜……”

    “呜哇——”小皮皮比小楷楷叫得更大声,他捂住自己的眼睛,超大声地吼了一句:“不要哭!”

    小楷楷闭上嘴。

    小皮皮透过指缝看看他,松了口气:“这样都能哭呀……”

     为了化解两人间微妙的尴尬,他取下自己的眼镜框,戴在小楷楷的鼻梁上,抓着他的手摆个pose:

    “这么爱哭,怎么当拯救世界的美国队长呀?”

     小楷楷放下手,低着头思考好久好久,四周安静得连微风吹过阳光的叮当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不要我了,我就不想拯救世界了。”他轻轻地说。

    “因为你就是我的世界呀。”

    boom,小皮皮感觉全身的血液都爆炸了,他红成了一朵不带刺的玫瑰花儿。

2.

    江波涛苦恼于三角函数,周泽楷亦然。俩人瞎掰它一学期死活搞不懂 最终在高二分班的时候不约而同选了文科,然后,啊然而并没有分到同一个班。

    周泽楷还是比江波涛高上一些,身形挺拔,较之幼时修长很多。脸上是褪不去的青涩。陌生的新环境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下课了就把脸缩在书后面,一放学就逃似的奔向楼下江波涛在的教室,蹲在门口等着江波涛那热爱拖堂的班主任给放学。

    今天江波涛那班好像被扣了分,班主任在里面怒气冲冲训人。周泽楷揉揉自己耳朵,在心里算算她声音会不会传到对面只剩下走廊灯的教学楼。天气正值冬天,没下雪也冷得让人脊梁骨阵阵发寒,周泽楷紧紧身上的外套,抱着书包,像小时候软软的样子。

    江波涛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周泽楷低着头像要睡着。他把他拉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搂着走:

    “不用等我。”江波涛无奈揉揉他被冻得通红的脸颊,“已经这么晚了。”

    周泽楷被噎了一下,决定卖个萌:“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江波涛发觉自己马上要被他套路进去,索性依着他:“要,当然要你。”

    “怎么可能不要拯救世界的美国队长呢。”他调侃周泽楷。周泽楷一听别人说起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就想到自己说过的那句类似情话的情话,一时羞得无地自容:“欺负我!”

    “没有呀。”江波涛笑嘻嘻看着他,眼里倒是毫无轻浮之意:“不会欺负你。”

    “也不会不要你。”

    他拉着周泽楷跑下楼梯,在阴暗角把高自己半头的周泽楷抱住。

    “除非是你不要我了……就算是你不要我了,我也不会不要你的,周泽楷。”

    “周泽楷。”江波涛仰起脸,丝丝热气拂过周泽楷冰凉的耳尖,“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周泽楷一时间失去语言功能,心脏跳得有点快。他试着把手摸上江波涛的胸膛,那里的器官跳得比自己的还快。他感受两道杂乱的心跳,冰凉的脸浮上淡薄的热气,周泽楷的神经系统告诉他,他坠入了糖窝,要被粉色的代表喜欢的棉花糖给融化了。

     我们是互相喜欢的。周泽楷想。但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亲上江波涛的唇。

     甜的。江波涛眯起眼满足舔舔周泽楷冰甜的唇瓣,嫌不够地把舌头探进周泽楷的口腔,舌尖反复扫着上颚的敏感带,抱着周泽楷后背的手缩回前面,戳戳挠挠周泽楷的腰窝。成功弄软周泽楷的身子,他悄悄比了个耶。

3.

    高考的时候,俩人报了不同的志愿,相隔很远,一年也腻歪不了多久。江波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周泽楷在S市等他,他想和他天天见面。

    周泽楷在一点钟的深夜给江波涛打通电话,耳边传来江波涛带点茫然的声音:“喂?”

    “江……”周泽楷整个人裹在被子里,闷闷地喊了他一声。江波涛顿时睡意全无,一骨碌坐起来:“小周?怎么了?”

    “没。”周泽楷小声说,“我想你了。”他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睁着眼睛做梦,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倒是精神得很。

    “……我也想你了。”江波涛略略低下声音。他们马上要毕业了,找不到梦想和方向,隔着两条很长很长的河,互相依偎取暖。

    一时间无言。江波涛打破沉默:“小周还在吗?”

    周泽楷不说话,只有清浅的呼吸声象征他还醒着。

   “你以后想去哪呀?”江波涛问他。

    周泽楷安静了好久,静得连电话那边的江波涛都能听见S市晚春时夜晚的声音。

    “你去哪呀?”周泽楷反问他。江波涛思索了一会儿,给了周泽楷想知道的答案。

    “你去哪我就去哪。”江波涛说,“我想你了。超级无敌想你。”

    周泽楷果断挂掉电话,尾椎往上的甜酥感觉刺激大脑皮层,周泽楷变成喝了红墨水儿的含羞草。

    江波涛怎么这么苏。周泽楷愤愤地想。

3.5

4.

    周泽楷起得很早。一旁江波涛睡得平稳,餍足的样子。

    周泽楷:……

    周泽楷:睡得很舒服嘛:)

END

评论(15)

热度(75)